主页 > M校生活 >眷村子弟追随父辈 光华村星光闪闪 >

眷村子弟追随父辈 光华村星光闪闪


现花防部指挥官陈忠文中将、海巡署九区巡防部主任徐登平上校 自小均在父亲的鼓励下投身军旅

 吉安乡光华村这几天处处国旗高高挂,光华眷村和各地眷村一样,老一辈的荣民夫妻,曾过着艰苦的辛酸岁月,儿孙渐渐开枝散叶,虽然如今淡出,成为消失的历史痕迹,但眷村孕育出星光闪闪的将军,光华村就是实例,前陆军官校校长、现花东防司令部指挥官陈忠文中将就是实例。
 陈忠文(五十四年生)宜昌国中毕业后,就投身陆官校预校,从此走入职业军人生活,他说,他的爸爸是退役士官,妈妈是花莲人,自小在父亲的鼓励下投身军旅,在家中排行长子,下有一弟二妹。 光华眷村子弟投身军旅的还有一位是海巡署九区巡防部主任徐登平上校(六十一年生) ,他说,爸爸退役军官,妈妈是花莲人,他自小也同样受到父亲的影响,在先后完成光华国小、宜昌国中、花莲高农学业后,投考宪兵学校。
 这两位军方「高干」的父母都己过世,但兄弟姐妹有的还住在光华村老家,外省籍退役荣民这个族群的第二、三代,走出了竹篱笆,融入了台湾社会,眷村人、眷村事,是台湾一页历史,是台湾社会的一个切面。


  退辅会辅导荣民开垦光华村


 光华村原为河川地,民国五十一年退辅会在此地设置花莲农场,辅导荣民在此开垦,设堤坊、整地,砂砾地化为良田,后经公地放领等政策,逐渐形成村庄,眷村子女从父开垦光华村,看着村子一点一滴繁荣、成长。 民国卅七年属于永兴村的一部份。
 五十六年,自永兴村划分出光华村。 国军来台后,民国四十一年十一月于寿丰乡成立花莲农场,农场原名「花莲大同合作农场」隶属于国防部总政治部第九组(农垦组)。一年一年过去,农场视需要裁撤、归併、扩大,民国五十二年农场改隶属于行政院国军退除役官兵就业辅导委员会,名称改为「寿丰合作农场」,并于社区範围内增设「光华」分场。
 民国五十六年,自永兴村划分出光华村。 由于花东纵谷几乎已拓垦完毕,只好在满布大小石块的溪埔地开垦。早期在干城地区 的「五十甲」、光华农场等邻近木瓜溪的农田,都是这样开垦出来的。
 光华农场旁写着「发挥战斗精神筑堤与河海争地」的牌楼和石碑,见证了那一段垦荒岁月, 许多老兵无法和汉人沟通,微薄的收入还够三餐温饱,有能力成家时已届中年,对象多是原住民或智能不足的女人,婚后逃婚和老夫少妻的现象普遍。生活贫困,无力照顾下一代教育,荣民第二代大多国中毕业就开始工作,在知识密集的产业方面,无法与人竞争。当然也有出过人才,都是早作生涯规划,另谋发展,在各行各业取得杰出的表现,像某食品业者成功就是实例,但成功创业发达的并不多。
 光华农场老兵依旧期待曙光,虽然他们一直以老总统蒋中正的子弟兵自居,把领袖、国家、主义、责任、荣誉、党视为一体,但身体老化,需依赖来自各方的关怀照顾。 社区生活文化中保有原始眷村风貌,村中许多耆老都是对日抗战元老,领有老总统蒋中正颁发的荣誉勋章,实为国宝,许多荣民在此结识另一半,多是原住民、闽南或客家籍女性,并共同组织家庭,居住在此多长达一甲子的岁月,由不同种族、年龄、成长文化、背景等巧妙的缘份因而相聚在一起。
 当年退役士官兵成立开发大队,开垦东部荒地,其中一支被安置在木瓜溪下游的河川新生地,退役官兵要面对大石如斗、满眼寸草不生,宛如戈壁滩的砂碛砾石硷土,在大石下面才有沉积沃壤,因此一个个石头的搬移,开闢成为可耕种的农地。
 五十二年开垦完成拨交退辅会花莲大同合作农场管理,成立了光华分场,也就是光华农场。


光华农场后来设置工业区


 光华农场在吉安乡光华村,除了光华一村到五村(现在的一、二、三、四、六邻)外,还有老五村(现在的五邻)。
 当年政府看上了石材工业,设置光华工业区,三村因而迁走,五十七年中华纸浆公司成立,老五村原耕地改建纸浆厂,有的转业到工厂上班,七十八年起,政府陆续将垦地放领给他们,但他们都已老迈,耕种吃力。

上一篇: 下一篇:

《离境大堂》的死死生生

《离婚律师》最飙泪故事:我做董太太的30年……

《离我们的买卖,她们的一生》 仍然相信幸福的可能

《秋刀鱼的滋味》小镇电影院——我的文青时代

《秋山专栏》学生的谏言,市长该要汗颜

《秋禾专栏》日本人的乡愁-推理之父江户川乱步

申博太阳城_宝马会开户|最大的生活分享社区|热点新闻动态|网站地图 sunbet(官网)中文手机版 菲律宾申博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