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妙生活 >「塑胶浪」 >

「塑胶浪」


「塑胶浪」
图片来源:pixabay

2005 至 2006 年的冬天,夏威夷的野生动物保育基金会和美国国家海洋暨大气总署,联合赞助了另一次规模更大的净滩活动。好几个人力庞大的义工团体,一起清理了南岬角和威欧希努镇之间 15 公里长的沙滩。

在这次的活动中,他们一共清除了 36 公吨的钓鱼线和渔网,运往檀香山的火力发电厂焚烧,以响应「垃圾变能源」。这些致命的鬼魅如果再次遭暴风雨沖回海里,将会勒死海龟、鱼群、鸟类、以及濒临绝种的僧海豹。另外,他们还拖了重达 6 公吨的塑胶、玻璃瓶、及其他垃圾,到当地的垃圾掩埋场埋掉。

完成净滩之后,显然有更多垃圾持续沖刷上岸。在上述大型净滩活动的 1 年之后,戴夫和我放眼这片垃圾沙滩,预估有 15 至 20 公吨的垃圾堆积在此。垃圾堆里散落着绑有玻璃浮球的渔网,以及一大捆约 30 至 60 公分厚的魔鬼毡;还有一大块宛如巨石的乳胶,直径超过 60 公分,像高地的熔岩石头般,呈暗色且坑坑洞洞的,一群蜜蜂正舔食着那黏答答的表面。

在岸边,海水表面也铺满了塑胶碎片,就像浮着菜渣的炖锅似的,塑胶细屑随着海浪起伏,然后沖回岸上。我无法不联想到诡异的派对或游行景象:大海从我们头上撒下五彩纸屑,把我们製造的部分垃圾丢回来,向人类製造的垃圾世界致意。

白色和粉蓝色是垃圾最主要的颜色,因为其他颜色在热带烈阳下会褪得很快。当海水变得平静,这些塑胶碎屑就会浮上水面,铺盖 5 至 10 公尺长,看起来之坚实,让人几乎以为可以行走在上面。

一阵浪花会将塑胶碎屑抛到岸上,并且将它们与沙子和木屑混合在一起;一次又一次的,岸上就形成了数条平行的潮水线,线的外缘彷彿还镶了一层金银丝边。我数了数,垃圾沙滩上共有 7 条塑胶碎屑形成的潮水线,在西沉的夕阳中闪闪发光。

「塑胶浪真教人不舒服」,戴夫叹道。
「看起来像呕吐物」,我回答,同时也意会到,真的就是这幺回事—这是塞满太多人造废物的海洋,所吐出来的东西。

不过,许多垃圾带中的塑胶从来不曾流出、搁浅在沙滩上;它们难以下沉与分解,它们会继续漂浮,直到完全粉碎或让动物给吞下肚为止。总而言之,塑胶分子远比我们想像的,要来得顽强。

你或许会以为像这样的塑胶垃圾肆虐,是从 20 世纪中期,塑胶时代全面展开后,就开始狂扫垃圾沙滩以及夏威夷的其他海滩。但是,根据欧胡岛一位海滩拾荒人的描述,大量的塑胶碎屑开始在欧胡岛的迎风海岸出现,是从 1998 年 2 月开始的。

从那之后,塑胶碎屑持续扫进夏威夷群岛迎风面的海岸上,与 1990 年落海的 Nike 运动鞋、1992 年外洩的泡澡玩具、还有 1994 年外洩的曲棍球手套,堆叠在一起。

看来,东大垃圾带是一次释出了大量的漂浮残骸,但原因是什幺呢?是因为垃圾带上方的高压反气旋偶然减弱,使漂浮物受到强风推送?或者这是种週期性的现象?根据 OSCURS 的模拟显示,漂浮物可以沿环流轨道绕行长达 60 年之久,在涡漩、激浪的拍打和阳光照射下,逐渐分解成愈来愈细小的碎块。不过,吉姆和我并没有机会实际探究环流週期与垃圾带释出漂浮残骸之间,有什幺关连。我只能说,我们对于环流以及其中的内部结构— 垃圾带的运作,还有许多有待进一步了解的地方。

装载了 10 多公吨漂流物的垃圾沙滩上,还有些什幺呢?

我盯着垃圾沙滩喃喃自语,试图压抑反感和惊愕。我想起多年来从海滩拾荒中得到的经验法则:每 3 公吨的垃圾当中,就藏有一个科学金块— 或许是一根测量标竿,又或者是一个可追溯到来自何时、何地的人工製品。

我检视布满垃圾沙滩的垃圾,想到吉姆和我长久以来,一直针对北太平洋海域的漂浮物动态进行的模拟与预测;虽然我并不是十分确定,但是从我们过去的模拟结果推测,北太平洋的垃圾带中,有一大部分的垃圾应该是来自日本。

在日本附近海域进行的研究发现,日本外海供给了海龟环流与北太平洋大垃圾带的所需,同时也显示出,北太平洋海域的塑胶残骸在 1970 和 80 年代,每 10 年就增加 10 倍;而到了 90 年代,则是仅仅 3 年之内就激增 10 倍。如我们已经知道的,海洋中的漂流物有「半衰期」,也就是说,环流每绕行一圈就会抛掉当中一半的垃圾。不过,漂浮的残骸也会不断解体,于是一边绕行环流,残骸的数量也一边增多,如此进行下去,让大海中充满了无限多的漂浮微粒。

陆地上的垃圾,会经由河川、船舶、下水道、洪水、垃圾掩埋场汙水、以及都市逕流,沖进大海环流中;当中的纸类很快就会分解,木头、铁製品、及布料的分解则较为缓慢。没有人知道原油製造的塑胶在环流中究竟可以保存多久,预估的保存期限从 500 年到 1000 年都有。

关于这一点,莫尔船长跟我的看法有些不同。2003年,他警告我说:让海滩拾荒人认为,泡澡玩具在绕行环流或海洋运送带的 11 年后,依然可能完整出现在海滩上,「有点像在唬人」,比较可能的是,玩具都已经瓦解成碎片了。但就在 2003 年,夕卡镇的海滩拾荒同乐会上,有人给我看了一只塑胶海狸,几乎褪成了白色,但外型依旧完好;那位海滩拾荒人说,这只海狸才刚沖上岸。

美国国家海洋暨大气总署放弃继续当漂流卡的档案保管人,于是将管理权移交给我。从那之后,我陆续收到自环流脱出的年代更久远、更古老的漂流卡。2008 年 5 月,我收到一个甫自西班牙沖刷上岸,在 1976 年自美国东岸的南土克特岛沿海投出的漂流卡。在海上漂流了 32 年之后,卡片上的印刷字体仍然清晰可辨。由此看来,环流无法清理自己,它们将永远带着塑胶垃圾流动。

【书籍资讯】
摘自《环绕世界的小鸭舰队》
「塑胶浪」
数位编辑整理:王碧欣



上一篇: 下一篇:

【铁魔女冯云专栏】蛋白质吃得够,才能降脂强肌,健健美!

【铃木杯】被对手攻入2客场进球马来虎越境不乐观

【铜锣湾】NAOZEN拍大户屋回归

【铜锣湾】争一口气 Bling Bling 水晶寿司

【铜锣湾】云阳首推辣鸡煲

【铜锣湾】福冈限定  即食一兰

申博太阳城_宝马会开户|最大的生活分享社区|热点新闻动态|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大赢家旧版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代理